当前位置:首页 > 装饰装修 >
言小念萧圣小说《亲爱的,许你来生》在线阅读免费章节全文
2019-10-08 13:44:34   作者:安徽信息港  

  《亲爱的,许你来生》已上线【岁月小说】 连载中,书号:427

  喜欢读这本书的宝宝只需在微丨信公丨众号(岁月小说)回复书号即可阅读全文

  姐姐结婚,新娘却是小姨子。一场阴谋让她嫁给了这个权势滔天的男人,他是天之骄子,商界帝王,为人冷酷无情,视女人如粪土。可是,第一次见面他就化身为狼,把她吃干抹净,日后更是宠爱有加。正当她沉浸在幸福之中时,眼前却丢来一本离婚证,“孩子留下,你可以走了。”

  今晚的夜格外浓黑,伸手不见五指。

  郊外一条僻静的马路上,年轻的女孩踩着单车前行,因害怕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  咣!

  突然,身后传来一声巨大的撞击!紧接着一辆跑车从她身边擦过,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,又重重地栽进路边的沟里,炸开一片泥沙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言小念受到强烈的惊吓,尖叫一声从单车上跌落,抱着头跪坐在地,一脸懵圈地盯着底朝天的跑车,半天回不过神来。

  出、出车祸了?

  “呃——”短暂的平静之后,一声痛苦的低呼从车里传来,是个男人。

  “喂,你怎么样?”

  来不及想太多,言小念连滚带爬地冲过去,焦急得敲着车框,“你别怕,我找人救你!”

  恰此时,两束车灯的强光扫了过来。

  有车来了!言小念心头一喜,跑过去频率很快的挥着手,“哎!停一下,帮帮忙!”

  谁知那车居然一个加速开远了。

  “呼!”言小念失望地吐了一口气,跳进沟里,拼一己之力,死命把变形的车门往外拽。

  咔嚓!手臂传来一阵疼痛,巨大的张力迫使她两条手臂都拉伤了,还好,车门拽开了。

  伴随着新鲜的血腥气,一个身形颀长的男子从里面出武汉小儿癫痫怎么治比较好来,单手抓住她的脚踝,气息不稳地说,“帮……我。”

  他的手好烫!言小念被灼得一抖,扶住男人的肩,真诚的说,“我会帮你,我不会丢下一个伤者不管的。”

  “谢谢,我会报答你。”男人声线极低,带着金属的磁感,是个年轻人。

  言小念听得脸一红,“不用报答——啊!”

  话未说完,蓦地一个天旋地转,自己被男人重重压在身下,强势危险的雄性气息将她包围……

  “你干什么……唔。”嘴唇突然被擒住,言小念倏地瞪大眼睛,脑海炸出一片空白。

  她的初吻!

  “快!帮我!”男人胡乱地吻着她,嘴里喘着粗气,一只手顺利解开了她的衣扣。

  “你快放开我……”小念奋力推向他的胸膛,又疼得缩开手。刚才为了救他用力过猛伤了手,谁知他竟恩将仇报,将她压于身下!

  “呃——”萧圣身上药力持续发作,无边的酥痒如万千蚂蚁过境般沸腾,女孩的身子出奇的糯软,俨然成了他最好的解药。

  顾不得女孩的苦苦哀求,他强硬地将她占有……

  “啊!”前所未有的疼痛传来,言小念颤抖着,指甲狠狠陷入男人的后背,留下四条很长很深的划痕……

  “对不起,我被下了情药。”意识到女孩的剧痛,萧圣稍微放轻了些,压住她乱动的双手,湿润的薄唇稍加温柔地含住她的唇……

  言小念死死咬住唇瓣,泪水从眼角一串一串的滑落,伤心欲绝。

  她终于知道男人说的“帮”,和她想帮的不一样。她是想救他,但不是用自己的身体救啊!

  “我恨你……恨你……”女孩低低的啜泣,让男人心口震了一下,动作却加快。

  短暂的混乱之后,只剩下古老而残忍的掠夺,让人面红耳赤的低吼震破宁静,久久不能平息……

  不知过多长时间,萧圣终于餍足,从言小念身上起来,帮她拉好裙摆,“我脚受伤了,你去车里找我的手机,等下和我一起回去……”

  “你混蛋!”

  言小念站起来,抓起一把泥土,狠狠抛在男人脸上,转身就跑。

  “呃!”萧圣被灰土迷了眼睛,加上脚踝压伤,站起追了一步,又单膝跪在了地上。

  等擦掉眼睛里的尘土,四下一望,黑漆漆的,哪里还有人?

  这时,车里的手机响了,借着光线,他看到身边落了一只白色的女鞋……

  言小念回到家里已经零点了。

  本以为家人都睡了,谁知一打开灯,就看到姐姐斜倚在楼梯口,手里晃着红酒杯,笑得一脸幸灾乐祸。

  言小念无视她的存在,低着头走向楼梯。

  “出车祸了是吗?”

  言雨柔拦住她,不怀好意的说,“要不是在路上看到你出车祸,就凭你这副被糟蹋过的模样,我还以为你被谁强了呢?”

  轰!

  言小念心里一阵绞杀,脸又白了几分,拢紧衣服,冷冷的问,“之前经过的那辆车是你开的?”

  “当然。”

  “那你为什么不停下来?”如果姐姐停下来,她就不会被强。

  “我整死你都来不及,怎么可能停下来给你善后?”

  言雨柔端起酒抿了一口,阴阳怪气的说,“我也没告诉爸。车祸是你的责任吧?要陪多少钱?你可别连累我们。”

  “让开,蹭你一身泥!”言小念强硬得走上楼梯。

  “呸,脏死了!”言雨柔被蹭到了,厌恶地对她背影啐了一口,突然又追上去拽住她,“喂,你怎么穿我的新鞋子?另一只呢?”

  “是爸给我的,他说你穿小了。”言小念低头看向脚,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丢了一只鞋。

  “小了?小了我不会去换?”言雨柔恶狠狠的推了妹妹一把,“你知道这双鞋多少钱吗?这是Gucci的品牌你认识吧?五千块买的!”

  “嘶!”后腰磕在扶手上,言小念疼得抽气,一把脱下鞋丢到姐姐脚边,“给你!明天那只也找来给你!”

  “臭丫头!”言雨柔手一挥,把酒泼在妹妹脸上,“被你穿脏了,还怎么换?你等着赔钱吧!咦,你身上什么味?”

  男人在她身上留下了痕迹,很多!所以,是那个味。

  言小念大惊,拔腿就走。

  “你别跑!”

  言雨柔一把拽住她,像狗一样嗅了两下鼻子,“一股龙涎香的气息!我知道了,你害人家出车祸没钱赔,就让人家睡了个饱,对不对?爸,爸——”

  言小念一把捂住她的嘴,“你敢和别人胡说,我就下一包老鼠药在你碗里,一起死!”

  说完,重重地推开她,拖着快散架的身子,努力爬上楼梯。

  “啧啧,真惨。”言雨柔一脸看好戏的神态,“被搞得合不拢腿了!哎,你连腿上都是吻痕哈,还有血……”

  言小念愤怒得捂住裙角,快跑两步,“嘭”,体力不支跌倒在地。

  “哈哈……五千块,别忘了还!”言雨柔开怀大笑,捡走了那只鞋。

  痛。

  浑身上下都痛。

  言小念一头扎进洗漱间,脱掉衣物检查自己的身体。

  那男人太野蛮了,不光身体里面撕裂着疼,连皮肤都火辣辣的,被吻伤了……

  打开花洒,让冰冷的水柱洗涮自己的屈辱,言小念心酸地闭上眼睛,捂住嘴唇,任泪水肆虐……

  她决定彻底忘记这件事,毕竟当时光线极黑,谁都没看清谁!

  半个月后,医院的VIP专区。

  一间超豪华的病房内,萧圣穿着病号服优雅地坐在治疗椅上看文件,脚下有医生为他拆绷带。

  “萧少,您已经彻底康复了。”

  从国外请来的专家在他脚上细致的检查一番,恭敬的说,“不光功能恢复正常,也没留下任何疤痕,英俊如初。”

  萧圣懒懒地瞥一眼,睥睨之间,恍若君临天下,气势逼人。

  “总裁。”秘书欧烈匆匆步入,挥退医生,小声禀报道,“半个月前救您的女孩找到了,武汉哪里癫痫治的好叫言雨柔,人在外面。”

  萧圣神情微微一动,合拢文件,走到沙发前坐好,“让她进来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半分钟后,一个身形苗条,化着淡妆的女孩站在他面前,有些怯生生的,不敢抬头。

  单看她的身材比例,比那夜的女孩稍成熟了点。上前一步,他攫起她的下巴。

  四目一对,言雨柔颤了一下,慌乱移开视线。

  这气质倒像三分。萧圣黑眸一缩,抿了抿漂亮的薄唇,轻描淡写地问,“那只鞋真是你的?”

  “不是,你放我走吧。”言雨柔摇摇头,神色紧张,眼角也渐渐湿润了,好像很怕那夜的事。

  她竭力把自己装成言小念的格调,清纯,干净,与世无争。

  “是她的,总裁。”欧烈翻开资料,低声耳语,“我们根据鞋子的货号,调出了监控画面,记录了她买鞋子的全过程。而且,那晚她有个同学聚会,回去的时间刚好合拍。”

  “嗯。”萧圣淡淡地应一声,重新审视眼前的女孩。

  想起自己曾野蛮地破了她的处子之身,那颗坚冰冷硬的心突然融化了一角,长指拂过她的脸颊,“别怕,那夜是我不好。”

  “言小姐,当晚我们总裁应酬,不小心喝了被人下药的酒,去医院的途中出事。您不光救了我们总裁,事后还能默默无闻,值得尊敬。谢谢您。”欧烈客气的颔首。

  “不、不用了。”言雨柔拿出十六七岁少女的娇羞,红着脸说,“萧先生不近女色是出了名的,所以我理解您的苦衷,那夜的事就……当时,我也对您无理了……”

  她说的是用土砸他的事?

  “我知道,你是个干净的女孩。”

  铁证如山,萧圣此时也没什么怀疑的,“既然我要了你的身子,自然会许你一场富贵荣华。你可以选择要一笔巨大的财富,或者留在我的身边。”

  “雨柔对金钱名利并不感兴趣,如果……”言雨柔故意把话说一半,低下眉头,不让人看出她内心的狂喜。

  萧圣微一点头,冷声命令道,“把她留在我身边。安排最贵的房子,最好的佣人,最豪华的车驾,吃穿用度都要最顶级的享受!我要让她无论走到哪里,都能把当地最尊贵的女人压下去!”

  天,这男人比想象中的更霸气!

  言雨柔心房一阵激颤,她的巅峰时代到了,到了,哈哈……

  “是。”欧烈低头领命,并捧来一套衣服,“总裁,我为您换衣服,可以出院了。”

  “能让我来吗?”言雨柔伸出手,眼里闪着乞求的亮线。她知道换衣服最容易擦枪走火,想和萧圣做。

  “这……”欧烈有些为难,见总裁没反对,他也不能不给面子,只好把衣服递给言雨柔,“那就拜托言小姐了。总裁不打领带的时候,习惯松两颗扣子,偶尔喜欢挽起袖子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,欧秘书。”言雨柔低眉顺眼扮乖巧,善于把握机会。

  今天欧秘书拿着鞋找到她的时候,她兴奋得细胞都发抖了,顺水推舟冒认自己是那夜的女孩,绝不放过任何接近萧圣的机会。

  萧圣是谁啊!

  鼎鼎大名的NC跨国集团总裁,豪门世子,商业奇才,以犀利的铁血风范所向披靡,年纪轻轻就垄断整个行业,霸榜富豪榜!

  才华倒在其次,逆天的是他的颜值,俊美冷毅的五官,阳刚挺拔的身材,一举一动都帅得令人眩晕。

  这样一个优秀到极致的男人,却从无绯闻缠身,只因他为人寡淡冷血,不苟言笑,视女人为粪土,更别说去讨好女人!

  如今,他竟然温柔对待她言雨柔,呵呵……

  “萧先生,我开始了。”言雨柔抬起保养良好的纤纤玉指,解开了萧圣第一颗扣子。

  我开始了?

  这话真是让人浮想联翩,勾起那晚销魂滋味。

  萧圣黑眸一沉,眼底多了抹热度,轻轻握住了言雨柔的手,托起她的下巴,盯了片刻,低下头慢慢靠向她的红唇。

  啊……

  言雨柔只觉浑身一热,不由自主得仰起下巴,往前一迎。

  萧圣蹙眉,顿觉索然无味,失去了所有的兴致,疏离的推开她,“出去吧,我自己换。”

  “萧先生……”言雨柔睁开眼睛,恢复无辜清纯的样子,一张脸楚楚可怜,快哭了。

  沉默了几秒,萧圣到底不忍,顺了一下她的头发,“叫我萧圣就行。我当过两年特种兵,凡事习惯自己动手。”

  言雨柔骨子里是了解男人的,不再腻歪,转身出去。

  五分钟后,萧圣换好衣服,携着言雨柔,风度翩翩地走向电梯……

  同一家医院,言小念刚从妇产科出来。

  今天她在学校晕倒了,被送到医院居然检查出怀孕了!这对于一个学生,是何等奇耻大辱!

  “言小念,全校师生的脸都被你败光了!”女教导主任全程咬牙切齿,“你被开除了!我已经打电话让你母亲把你领走!”

 武汉治癫痫病哪家好 “老师,那天下晚自习……”

  “你不必解释!别装无辜,别告诉我你被强了!我不信!”老师吃枪药似的挥着手,“裤腰带这么松,留你在学校还要出事!呶,你母亲来了!”

  “哎呦!我是作了什么孽,无故受你牵连!啪!”继母黄芳气急败坏的冲过来,迎面就扇了她三四巴掌,又猛踹一脚。

  小念被踹得倒退几步,鼻口窜血,白挨打不能自保。

  那夜,她搬车门救人,用力过猛造成手臂骨裂,没及时治疗,以致裂缝处骨质增生,不得不敲断重新接骨。

  如今动一动就疼得冒汗,偏继母有意无意拧她手臂,疼得让人绝望。

  正在她饱受煎熬之际,前方突然传来一阵沉稳霸气的脚步声……

  《亲爱的,许你来生》已上线【岁月小说】 连载中,书号:427

  喜欢读这本书的宝宝只需在微丨信公丨众号(岁月小说)回复书号即可阅读全文

友情链接